财新传媒
2014年06月14日 20:08

众筹离非法集资有多远

 

众筹离非法集资有多远

刘兴成(中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财经法律评论员)

 

    众筹本来属于互联网金融的一个种类,随着2014年全球众筹峰会在北京召开,即使不能说众筹现在比互联网金融更热,起码也可以说众筹与互联网金融一样火热。本土创业型众筹网站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互联网巨头入局、海外巨头入侵,共同掀起了众筹大战。

    与此同时,市场对众筹的最大质疑,是众筹与非法集资的区别。众筹需要厘清创新...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4日 21:27

新三板的新使命

新三板的新使命

 中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财经法律评论员   刘兴成

2013 12 13 ,国务院通过了《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关问题的决定》。中国证监会迅速反应,于 2013 12 16 向社会公布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修改稿,并公开征求修改意见。
  国务院行政法规的出台和证监会行政规章的修订,意味着新三板由摸着石头过河,转型为从桥上过河,合格投资者将会获得新的投资机会,...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2日 14:14

互联网金融的前途取决于监管博弈

 

 

互联网金融的前途取决于监管博弈

 

刘兴成

 

    如果说2013年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元年的话,2014年就是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元年。监管层动作频频,既要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创新,又要监管互联网金融的风险。但监管措施投放市场之后往往引起争议,很难达到理想的监管目标。互联网金融的前途在哪里,互联网金融向何处去?

互联网金融不是金融机构

互联网金融是指借助于互联网技术、移动通信技术,依...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4日 14:14

信托参与方风险防范路在何方

 

2014 127 中诚信托的30.3亿元兑付危机刚过,至 2014219 吉林信托的连续五期共8.727亿元信托产品又逾期未付。媒体报道,预计2014年内违约风险较高的信托产品有12只之多。

2014 313 ,全国两会闭幕后,李克强总理答中外记者问时,在金融产品违约问题上明确表示:“至于你问我是不是愿意看到一些金融产品违约的情况,我怎么能够愿意看到呢?但是确实个别情况难以避免,我们必须加强监测,及时处置,确...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1日 20:28

内幕交易谁说了算

 

2013816日光大证券72.7亿元“乌龙指”事件被中国证监会定性为“内幕交易”,而以共罚没6.1亿元的最大罚单被载入中国证券史不足5个月的时候,被处罚的当事人之一原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201428日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责令证监会撤销其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乌龙指事件再起波澜,迎来了历史被改写的机会。

拥有改写历史机会的问题是:1、自我纠错操作与主动...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1日 20:23

消除伤医的根源

 

伤医是违法犯罪行为,应当受到法律相应的公正惩罚。消除伤医的根源,在制度上减少伤医现象的发生,是比事后惩罚伤医行为成本更低、风险更小、社会效果更好的事情。

在伤医事件中,医生和护士是猝不及防的弱者。在医患关系上,患者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地位。如果患者在诊疗过程中遭受了不公平的医疗伤害,又缺乏合法有效的救济渠道,回过头来报复医院,就形成了“医伤”与“伤医”的强盗逻辑和恶性循环。需要医疗监管当局在...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1日 20:12

点穴疗法是不是非法行医?

 

国人普遍认为,治病就是吃药、打针、动手术。在医疗体制改革之际,中医点穴疗法因其不吃药、不打针、不动手术就能治病而有助于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从而实现产业化。但中医点穴疗法一旦与非法行医相联系,就需要寻找其产业化的法律出路。

治病的常识究竟是什么

通过吃药、打针、动手术治病,好像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治病的常识。但这只是西医的常识,不是医学的常识。试想中国在引进西医之前,我们的祖先是怎么治病...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1日 20:02

法治或能解开医改死结

 

在中国大陆、香港和美国看过病的人都知道,医生在大陆平均开药量是香港和美国的3倍多。为什么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国民的人均医药量是世界平均甚至是发达国家或地区人均医药量的3倍多?只有以药养医才能解释这个异常的经济现象,“以药养医看病贵、看病难的症结所在。

没有人满意看病贵、看病难。要将多输的看病贵、看病难恶性循环,变成医改利益链条上多赢的良性循环,需要医改各方进行利益博弈,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