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师刘兴成 > 法治或能解开医改死结

法治或能解开医改死结

 

在中国大陆、香港和美国看过病的人都知道,医生在大陆平均开药量是香港和美国的3倍多。为什么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国民的人均医药量是世界平均甚至是发达国家或地区人均医药量的3倍多?只有以药养医才能解释这个异常的经济现象,“以药养医看病贵、看病难的症结所在。

没有人满意看病贵、看病难。要将多输的看病贵、看病难恶性循环,变成医改利益链条上多赢的良性循环,需要医改各方进行利益博弈,形成共识后再进行制度创新。

  要实现健康为本的医改目标,必须将13亿将来也许是16亿中国人的防病和治病需求与供给,变成一个法治的大市场。

  首先,将中西医并重上升为中国的基本国策。西医在诊断、防疫、手术和急救方面有优势,而在西医感到棘手的某些常见病、危重病和疑难病,采用中医方法治疗,多有良好的疗效。中西医并重是执政党和中央政府的医改政策,如果将中西医并重进行立法,就上升为中国的基本国策。医改是个世界难题,但由于中国有包括民族医药在内的中医,让中医和西医竞争,落实中西医并重的基本国策,中国就有比其他国家更大的优势取得医改的成功。

  第二,让中医和西医竞争的同时,鼓励中医外治法和内治法、预防医学与治疗医学展开竞争。中医治病之法非常广泛,但不外乎内治外治两类,“内治外治的治病原理是一致的。中医外治法因不吃药、不打针、不动手术而疗效快、费用低、没有毒副作用,既可治病又可防病,对解决看病贵、看病难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三,政府医疗监管机构与医院脱钩。为了提高医改的效率,并体现医改的公平性,政府医疗监管机构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既当医改者,又当医改对象。政府医疗监管机构与医院脱钩后,放手让医院之间充分竞争。

  第四,打破公立医院垄断,对公立医院实行民营化改革。尽快提高民营医院的比例,大大降低公立医院的比例,破除公立医院垄断,让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西安高新医院是一家民营的三级甲等医院,看同样的病,收费只有公立医院的一半或更少。在西安高新医院,医院和医生赚钱主要靠技术和服务而不是靠卖药,基本上冲破了以药养医的桎梏。医改方面的台湾经验值得大陆学习:现在民营医院占70%的台湾,20年前公立医院占70%时的台湾,其医疗效率更高,民众、政府和医院更满意。据卫生部统计,在规模以上医院的诊疗活动当中,门诊量90%在公立医院,住院的91%在公立医院。中国公立医院民营化改革任重而道远。

  第五,非法行医罪应当只针对西医和中药治疗,应明确立法中医外治法和养生方法不适用非法行医罪。由于吃药、打针、动手术不当对人体的伤害非常明显,甚至会致人死亡,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 和国执业 医师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了非法行医罪。不吃药、不打针、不动手术的中医外治法和养生方法,对人体没有明显的毒副作用,应当明确立法中医外治法和养生方法不适用非法行医罪,让中医外治法和养生方法回归传统,确保中医外治法和养生方法有合适的生存和发展土壤,靠口碑在竞争中繁荣,壮大中医外治产业和养生产业。

第六,在有条件的地方实行全民医保,推广陕西神木县的全民医保经验,消除医疗不公平。

 

 



推荐 0